ocean

Insider Outsider

此章纯属虚构,Mrs. Thompson友情出场,纯粹是看到那张Klay带着妈妈去参加婚礼和Stephen同桌吃饭滋生的见”儿媳“的脑洞,能带着自己最爱的人去见最爱自己的人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只希望新赛季赶快开始,水花永远不分开。



4.见家长

 

2016年2月4号

奥克兰甲骨文球馆

金州勇士全队早上在这里集合,接着前往白宫

 

Stephen.Curry一直觉得,不管有没有比赛和训练,每天清晨就要被烦人的铃声叫醒然后离开温暖的被窝实在是件让人不开心的事,就算是要晨练也是一样。可是凡事都有例外的时候,需要一个温柔烙在他额头上的吻和一份营养满分的早餐,再加上一睁眼就能看到他的splash bro只对他才会露出的宠溺微笑,那这一天才是最完满的开始。

 

然而今天也是个例外,因为金州勇士的全体成员要去华盛顿造访白宫,受邀会见总统了,这对于每个NBA总冠军来说都是莫大的殊荣,所以手机一响,Stephen就爬下了床,拉开窗帘让阳光倾洒进屋里。深吸一口气,空气中仿佛还残留了一些淡淡的青柠的香味,那是Klay习惯用的那款须后水的味道,Stephen自己也很喜欢却从来没有用过,原因无外乎是他更喜欢抱着Klay蹭着他的脖颈的时候闻到这股香味。拉开衣橱开始想今天要穿哪一件衬衫配哪一件西服,突然手机来了简讯。

 

“早上好Steph,起床了吗?”

 

“早安啊Klay,当然起床了,我已经下床选衣服了。”Stephen抿起嘴角,今天虽然没有早安吻,但是他要Klay帮他带早餐,“我想吃你做的煎蛋三明治~~”

 

放下剃须刀洗完脸的Klay回到房间看到回复,脑海中约莫想象得出那头自己的天使该是还裹着睡衣赤着脚趴在撒了一堆衣服的床上,眨着那对如同祖母绿一般澄澈明净的眼眸和自己发信息:“好,我一会带到甲骨文去,你准备好了也快些出门,不然到时候只能吃凉的了。”

 

Stephen从一堆衬衣里拿出一件蓝色衬衫换上,一边系扣子一边去够自己的手机,看到Klay的回复,心里比出一个YES,他喜欢Klay对他说好。头一抬看到衣柜里挂着的西装外套,赶紧给对方发过一条短信:“Klay!你今天穿什么颜色的西装啊?”一条还不够,接着又是一条:“准备配什么颜色的领带???”

 

这边Klay已经和母亲道了早安,走进厨房开始准备做早餐,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连着震了两下,想着是不是Stephen有什么急事,连忙拿出来点亮屏幕,结果对方是问他要穿什么。Klay想起昨晚母亲也是问他要穿什么颜色的西装外套,好帮他提前准备好,结果自己困得不行,直接说让她替自己决定就好,于是,Thompson家的二儿子探头看向客厅:“Mom,你昨天替我选了什么颜色的西装和领带啊?”得到母亲的回复,赶在油热鸡蛋下锅之前给Stephen发了过去:“白衬衣黑西装深灰色领带。”

 

洗漱完毕的Stephen穿好浅蓝色的衬衣和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外套,站在抽屉前想着选哪条领带的时候,才想起刚刚问了Klay,于是再去看手机,发现对方穿的会是最经典的黑白灰。Steph脑补了一下,他承认自己喜欢Klay穿白衬衣的样子,衬得他整个人气质更加清冽,既然Klay打了和西服颜色相近的领带,那他也要,而且不是要一摸一样的颜色,明目张胆的情侣领带什么的太没意思了。想着想着,Stephen拿过一条比西服颜色更深一些的海蓝色领带,对着镜子认真系好。

 

“我好了,一会见!”Stephen的住处相较Klay的家离球馆更远一些,为了防止被早交通堵在半路,金州勇士的MVP先生拿过手机和车钥匙穿上皮鞋就出门了。

 

“一会见。”咽下最后一口面包,Klay快速给Stephen回复了信息后把手机塞进了口袋,“Mom,我们该出发了。”起身穿上椅背上早已熨好的外套,回过头才发现自己的母亲一边拿着咖啡杯一边微笑着看着自己却不说话。“怎么了?”怕是自己的衣着出了问题,赶紧低头看了看。

 

“没什么,只是我的Klay长大了,平时习惯看你穿球衣穿T恤的样子,咋一看你穿上正装西服,真是个男子汉了。”放下咖啡杯走到Klay身前,为他仔细理好衬衫后领,系上最上面的一粒扣子,“儿子长大了,也有自己在意的人了,还特地多做了一份早餐,是带给Stephen的吗?”扬起下巴示意面前已经比自己还高出一个头的儿子看向放在托盘里用锡纸包好的三明治,言语中依旧满是Klay听了二十多年的温柔慈爱。

 

“……是的,Steph胃不好,早上得吃东西。”Klay伸手拎了下领子,又挠了挠头,“Mom,时间不早了,我们真的该出门了。我先去车库把车开出来,你准备好我们就出发。”被戳穿心事的儿子不敢再看向母亲睿智的眼睛,拿起包好的三明治和车钥匙就快步离开了家。

 

Julie.Thompson笑而不语的侧身看着儿子快步离去,白皙的脸颊上还染上了淡淡的红晕,也不多说什么,拿起手包也准备出门,看着茶几上没来的及被主人系起的领带若有所思,把领带装进包里,对着玄关的镜子最后整理了一下仪容就离开了。

 

看着母亲坐进副驾驶座,Klay倾身为她拉上安全带,启动了车子,早上的阳光格外明媚,一路上行人不多,Klay目视前方一言不发,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妈妈若有似无的看向自己,在等一个红绿灯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发问:“Mom,怎么了吗?”

 

Julie.Thompson伸出左手握住儿子放在手闸的右手,柔软的掌心让Klay有种回到童年被母亲牵着走路的亲切感。“Klay,下个月你就要26岁了,现在你已经是NBA的总冠军了,妈妈真为你自豪。”拍了拍Klay的手,又摸了下他的后脑勺,“所以告诉妈妈,Stephen是对你而言不同的那个人吗?”也许是因为家里有三个男孩,Klay又总是最内向的那个,所以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都不曾过分干涉他的工作或者生活,他们相信他。她早就知道Stephen.Curry的存在,他们一家都对二儿子的这个splash brother充满了好感,尤其是她自己,从当初Klay执意进入NBA,到如今他们的球队终于登上冠军的殿堂,她感激Stephen陪伴在Klay身边的时光。她不是看不出自己儿子的心意,也曾诧异过,可她知道那个男孩让自己这个沉稳内敛的儿子多了很多笑容,他们是这个联盟里无人不知的水花兄弟,是过去一起风雨同路将来一起走向辉煌的人,她没法反对,更何况,作为母亲,最大的心愿不过是孩子的快乐,既然Stephen可以走进Klay的心里,她就不会去反对。

 

绿灯的前一秒听到母亲的询问,Klay差点把刹车当成了油门,稳定了下心神看了眼坐在身侧的妈妈,又看了下前方的路况才继续出发:“是,Mom,我不曾想瞒着你。你是我的母亲,是给予我生命的人,而Steph,他是我的光。”轻轻扬起嘴角,想起他的天使,Klay总觉得心都会软下来,“这些年我和他在奥克兰一起成长,我们一起走过了一条好长好长的路,有荆棘和黑暗,也有汗水和泪水,可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始终在彼此身边,他懂我,我理解他,他能让我变得更好,我们相互支持,彼此是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存在。他像是照在我前方的一束光,领着我前进,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没有他的日子会怎么样。”在下一个红绿灯口,Klay又伸手握住了他妈妈的手,“所以Mom,你会怪我吗?”

 

感觉到Klay的手有些发颤,Julie.Thompson低头看向那只自己牵了很多年的右手,Klay小时候她能把他的手完全握在掌心,现在那只手已经比自己的手还修长有力了:“我明白的,儿子长大了,有自己想要保护陪伴的人了,既然Klay那么喜欢Stephen,那妈妈也会同样喜欢他,因为他是能让我的Klay更加快乐幸福的人,我怎么会怪你。”伸出右手把儿子的右手合在自己的掌心里,“Klay,去做你想做的事,只要你开心,妈妈也会开心的。”

 

“嗯,谢谢妈妈。”翻过右手握紧母亲的手,Klay长长输出一口气,一个是他心里最重的人,一个是他最感恩甚至无以为报的人,在今天,他终于说出了放在心里许久的话,他的母亲理解他,不责怪他,Klay已经很开心了。“Mom,我们到了。”熄火下车,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牵起母亲让她下车,Klay打定主意,之后要带着Steph来见她。

 

想起包里那条被遗忘的领带,Julie.Thompson突然想和儿子开个玩笑,“Klay,早上出来的急连领带都忘记了吧?”看着儿子突然瞪大双眼低头伸手摸向自己的领口,笑得眉眼弯弯的母亲从包里拿出领带递给面前惊慌的儿子,“自己系好,谁让你只记得给心上人拿早餐不记得领带的?我要先和你们Kerr教练去打个招呼,一会见。”

 

看着被塞到手里的领带,Klay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自家母亲一句“我认得路”给堵了回去,“Mom一定是故意的……”目送妈妈离开的Klay只能在心里暗自呐喊,没办法了只有靠自己了,拿起给Stephen准备的三明治,锁上车走进甲骨文球馆。

 

Stephen下车的时候习惯性的看向左手边的位置,那辆熟悉的白色S600已经停在那里了,看来Klay确实先到了。看了看自己的保时捷,又看了看他的奔驰,想起曾经他跟Klay开玩笑说人如其车,Klay是不是谎报年龄,事实上他的年纪其实比自己大很多,当时Klay只是瞪了他一眼,却又很认真地牵起自己的手说:“我不需要多酷炫豪华的座驾,只要一辆安全又舒适可以把你和Rocco都装进去的车就好了。”末了还盯着他补了一句:“你不愿意吗?Steph?”

 

他怎么会不愿意,他的整颗心除了Klay再也装不下别人了,Klay是那个唯一可以让他安心的存在,他在哪里,自己的家就在哪里。可是Stephen.Curry是谁,哪有那么容易服软,所以他仰起头也同样认真地注视着对方:“我要是真的不愿意你怎么办?”他期待Klay可以给他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可谁知对方直接把自己塞进他的车里,拉上安全带插上钥匙发动了车子,之后却一直握着自己的手什么也不说。Stephen有点不知所措,他知道Klay不会真的跟自己生气,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直到车开到了家门口,Klay才慢悠悠地说了一句:“你不愿意也没关系,我愿意就行了,我还会一直抓着你的手不放开,让你没有后悔的余地。”

 

哪有这么一本正经面无表情说情话的,简直犯规!Stephen觉得那个当下他就应该揪着Klay的脸让他对自己笑一笑,可事实上他自己在听完这句话之后只是不争气的红了脸,还被Klay乖乖的牵着回了家。

 

将车钥匙收进口袋,摸出手机却没看到Klay发来新的消息,不知道他人在哪里,想着要不要给他打电话,点开通讯录看到那个置顶的星标联系人“北京爷们”却又点了返回键,其实他并不真的认识这四个字,只是Klay签下Anta的代言之后莫名迷上了中国元素,还经常穿着那件印着这四个字的白T恤。听说这四个字是中文版的Peking Man,他想着既然Klay喜欢,那就用这四个中文字来给手机通讯录里的Klay命名。当初因为他自己不会写中文,还是勇士全队中国行的时候请教球迷让球迷发给他的,想起当初那个翻译小姑娘听了他的话之后看向自己的眼神,Stephen就觉着心虚,他怕别人察觉他对Klay过份上心,可Stephen也许不知道的是,就是金州勇士的全体成员,当然是以Draymond.Green先生为首不怕事大的人曾经吐槽过:“那两个人把对方看得比自己还重要,偏偏藏着掖着,都以为别人是瞎子看不出来吗~~”

 

Stephen想着最可能的地方应该是更衣室,他总觉得他们作为splash brothers,两人之间是有着心电感应的,控卫决定赌一赌去找到分卫,如果找不到他就要Klay为他做一周的早餐。Stephen知道Klay对自己基本上是照单全收,可他也许没意识到的是他自己对Klay不一样是难以抗拒吗。

 

还没走近就看到了那个众里寻他千百度的背影,更衣室的门大敞着,白色的灯光照在那个身上,远远望去整个人好像是被笼罩在光圈里,Klay背对着大门抬着两只胳膊在身前不知道在做什么,Stephen玩心大起想去闹他,于是放轻脚步一步步走进更衣室,在离Klay大约还有一米左右距离时突然整个人扑到他背上顺便伸手蒙住身前人的眼睛,把下巴戳在他的肩膀上,熟悉的须后水的清香把自己包裹住,他也不说话,就这么挂在Klay的身上。

 

本来Klay是专心在和领带做斗争的,他一直不会系领带,以前都是在家里请母亲为他系好再出门的,可刚刚停车场的那一幕摆明了是要他自己解决问题,所以他只能依照记忆中母亲娴熟的手法,努力将领带打成节,可是在几次尝试后还是失败了,正想着要不要给Stephen打电话求助,就被一双手蒙住了眼。其实Klay根本不怕这种突然袭击,别说更衣室里没有别人,整个甲骨文会这么跟他闹的除了他的咖喱先生还会有谁?!

 

“Steph别闹了,快下来。”松开放在领带上的手抓住蒙住自己眼睛的人的手腕,转身把来人拉进自己怀里,果不其然望进了一对灿若星辰的眸子,附上额头补上一个迟到的早安吻:“早上好。”

 

“早上好!”Stephen深深嗅着那股青柠香气,偏头吻上Klay的侧颈,却注意到眼前人脖子上的那条未成形的领带,“怎么没把领带打好?”微微拉开自己与Klay的距离,顺道将刚刚被自己压皱了的西服外套肩上的褶皱抹平,他也鲜少看到自己的splash bro穿正装,不过白衬衣黑西服的经典搭配把Klay衬得格外俊朗,不过他还是最喜欢Klay穿勇士球衣的样子,Stephen撇撇嘴,在心里补上这句话。

 

Klay本想和Stephen说早上的事,可这样一来要交待的故事可就长了,看着被他放在椅子上的三明治计上心头:“我帮你带了培根煎蛋三明治,作为回礼,你帮我打领带,这样才礼尚往来啊。”

 

听到Klay的回答,Stephen眯了下眼,他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他太了解眼前的这个男人,他们之间从来都是心甘情愿,没有礼尚往来这么客套的说法,可是Klay既然这么说,他也不会去多问些什么,他知道他不会有意骗自己的。“打领带当然没什么问题”,Stephen伸手将挂在Klay脖子上的领带摆正位置,不出几下就打出一个漂亮的温莎结,最后将领结稍稍向上推了推,“这个程度还可以吧?影响呼吸吗?”

 

本来是低着头看Stephen为自己打领带来着,两个人隔着不过一个拳头的距离,他甚至能闻到Stephen身上略带橄榄香气的沐浴液的味道,那双灵巧的手在自己喉间动作着,很快一个精致的领结就出现了,Stephen抬头询问,那双绝美的绿眸直直的看向自己,四目相对,Klay甚至忘了眨眼,他想如果真的可以就这样永远看着他,哪怕是花上一辈子他都不会腻。

 

Stephen本来还奇怪Klay怎么不回答他,抬起头来,才发现对方好像呆住了,直直地看着自己,Stephen觉得他必须承认他对Klay.Thompson这个人没有任何抵抗力,当他被那双温暖的棕色瞳眸注视着的时候,自己就再也没法把注意力移开了,那双眼睛深的看不见底,他却能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身影。他知道Klay爱极了自己的绿眸,他从来没有评价过Klay的眼睛,不是因为不在意,而是Klay的一切他都喜欢的不得了。

 

Julie.Thompson站在更衣室门口,他看着几米之遥的儿子和站在他身前比他略矮半个头的男孩深深注视彼此,甚至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从来不会系领带的儿子,领口已经有了一个漂亮的温莎结,想来是面前人的杰作,而Stephen的手还停留在Klay的颈间,如果此时他要杀他,不过是举手之劳,可自己的儿子对他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没有丝毫防备,只是定定地望着对方。她知道,儿子没有骗她,他真的是他放在心头的那个人。看了看手表,虽然眼前两个人对视的样子确实很有画面感,但是想到刚刚Kerr教练说的快集合了,她还是决定敲门。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唤回了两人的神智,侧头看向门口,一席黑色的袅娜身影伫立在那里,来人静静看向他们俩,却只是温和的笑着不说话。

 

“Mom?”

“……Aunt Thompson?“

 

比起Klay很自然的转身看向自己的妈妈,Stephen显得十分意外,连说话都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下意识退后一步站在了Klay身后,他自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她,可他很忐忑,他不敢想象Klay的妈妈看到自己和她的儿子站在一起是什么反应,她会不会不喜欢自己?

 

注意到身边人一瞬间的僵硬,Klay明白他的天使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他不是没想过带着Stephen去见母亲,带着他最爱的人去见最爱他的人。只是没想到这一刻来得如此突然,如此出乎意料,不是发生在家里,而是在甲骨文的更衣室里,看着母亲一如既往柔和的神情,Klay深吸一口气,伸出手牵着Stephen走向门口。

 

Klay牵住自己的一瞬间Stephen的脑海是一片空白的,他想不到他会有这样一个举动,只是身体先于意识反应,他乖乖被他牵着走向那个眉眼间和Klay十分神似的美貌妇人。

 

看到男孩在看到自己的瞬间下意思退到儿子身后,她简直忍不住想笑出声来,那个惊慌失措的表情配着那双瞪圆了的臻绿色的眼眸简直太可爱了,看着儿子牵起Stephen的手走向自己,脸上满是坚定,好像是总决赛的时候自己在观众席上看过的他三分出手的表情。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两人很快站在了自己面前。

 

“……Mom,这是Steph,Stephen.Curry,Steph,这是我母亲。”Klay的开场白一如既往简短有力,只是听得Julie.Thompson有种记忆重叠的感觉,儿子第一次把男孩带到自己面前,也是这样一句一模一样的话。

 

看着眼前的女子,Stephen怔怔地说不出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是Klay的母亲,是给予自己心里最重要人生命的那个人,没有她自己根本就不会认识Klay,他感激她,因为她将Klay带到了这个世界上。想到这,Stephen就觉得面前的女子是自己要心怀感恩的人,想到这,连最后一丝尴尬都没了:“Aunt Julie,我是Steph”用力握紧Klay的手,“见到您很高兴。”

 

听到Stephen对自己称为的改变,看着那双绿眸从迷茫变为认真,注意到他用力握住了儿子握住他的手,她知道她可以放心了。“Stephen,见到你我也很高兴,今天我来除了陪Klay去白宫,另外就是想来看看你。”

 

“看我?”Stephen明显很意外地听到这个答案,他看向身边的Klay,却发现对方也是微微扬起眉毛,一副出乎意料的表情。Klay确实惊讶于自己母亲的回复,可他隐约感觉到也许母亲有话对Stephen说,他不该开口打断。

 

“是的,看你。”注意到放在一边的三明治还没开封,Mrs.Thompson眨眨眼,“我来看看大早上让我儿子心甘情愿下厨做早餐就因为担心不吃早饭胃不好的人到底是谁?”一句不长不短的挪揄却让Stephen微微红了脸。

 

“是我”,没想到Mrs.Thompson的第一句话竟然说的是Klay给自己带早餐的事,Stephen咬了下嘴唇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您别生Klay的气,是我先开的口。”摸不准心上人母亲的心意,Stephen只得踌躇地开了口。

 

“我不生气,这是Klay愿意的,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我不会阻止,可他喜欢谁,我还是要见一见的。”伸手拉起Stephen空着的另一只手,看着眼前的男孩面上带着的受宠若惊的表情,Julie.Thompson有种安慰的欣喜:“Stephen,Klay告诉我你是他的光,是他想要永远陪伴的那个人,那你告诉我,你是那个也可以永远陪伴着他,陪他走遍春夏秋冬,看过繁华荣辱却始终不离不弃的那个人吗?你是那个我可以放心把我儿子交托给你的那个人吗?”

 

Stephen.Curry发誓,他从没这么紧张过,面前人问出的问题其实很简单,而且他只有一个答案,就是他是,他愿意。他惊喜于Klay说自己是他的光,毕竟他不曾亲耳听Klay对自己这么说过,看着身边站着的男人,熟悉的眉眼,坚毅的侧脸,还有唇边他自己最喜欢的清浅微笑,这是Klay啊,是他心里的唯一。

 

Stephen握紧了自己的双手,一只手掌里的手白皙柔软,却让他心生敬意,另一只手里牵着的手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每场比赛他们都会击掌相庆勉励对方,那是他愿意一辈子握住不放开的人。“我愿意,如果Klay说我是他的光,那对我而言,他就是我的呼吸,人离不开自己的呼吸,所以无论我能活多久,我都希望他就在我身边。我们相识五年多,他的过去我不曾全部参与,但他的未来我一定奉陪到底,只有他在,我才安心,所以您放心,我也会永远陪在他身边的”掷地有声,一字一句都是他的真心话。

 

Klay也承认,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Stephen说自己是那个能让他安心的人这句话,但没有哪次的震撼比今天还大,他这算是答应了母亲,以后都会陪着自己吗?

 

“好,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其实我很感谢你,因为你同样带给Klay太多的快乐,因为你在,他才会多笑一笑,作为他妈妈,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他永远快乐下去,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做他喜欢做的事。”同样牵起自己儿子的右手,将Stephen的另一只手也交到Klay手中,“我把Klay交给你了,希望今后,无论风雨还是沧桑,你们都能永远握紧彼此的手。”

 

眼前站着的两个男人,没有言语的回答,只有重重的点头和最诚恳的坚定。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