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an

Insider Outsider

我永远愿意相信,水花之于彼此是最特别最重要的存在,他们是勇士的无敌招牌,是这个联盟里廖若星辰的后场组合。



3.担心

 

2016年2月28日

金州勇士客场对战俄克拉荷马城雷霆

GSW以121:118击败OKC

 

飞机上静悄悄的,大家都在各自休息或者闭目养神,毕竟他们刚刚才结束这个月连续7个客场之旅的最后一场,又是对阵雷霆,双方又一次拼到了最后一秒,最终还是经历了一个加时才客场险胜。航班继续平稳运行,连个气流都没遇上,Stephen却一直没怎么睡着,毕竟终场前0.6秒的超远绝杀三分球让他兴奋的神经一直跳动着,索性摘了耳机推开挡板靠在玻璃窗上,冰凉的硬物感让他愈加清醒,窗外的流云缓缓浮动,勇士的控球后卫不禁笑了笑,有时候睁开眼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座城市,不是说他讨厌打客场的比赛,只是留在甲骨文他会更开心。

 

深吸一口气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还有两个多小时就该回到奥克兰了,晨曦已经露出了第一束光,映的连绵的云海都微微发亮,像是闪着金光的云锦铺天盖地。Stephen睁大了眼,毕竟这样的场景不是能常常看到,下意识就想伸手去拿手机把这幕景象照下来,可自己的右手却被身旁人紧紧地攥在手心。太熟悉太习惯了,Stephen为自己的不设防找到了名正言顺的理由,每每只要在Klay身边,他的防备心总是能飞到九霄云外,好像只要那人在他身边,就算前方是风雨交加,他也丝毫不会害怕。

 

阳光逐渐倾洒而出,照亮了躺在外侧的男子的面容,Stephen目不转睛地盯着Klay,他觉得自己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只想把眼前人的样子记在心里。不得不说他的splash bro睡着的样子和平时不太一样,紧闭的双眼衬得睫毛格外鬈曲,在眼眶上印下了光影,好似振翅欲飞的蝴蝶停留在那。球场上大多数时候Klay几乎都是面无表情,脸部线条总是显得冷峻又凌厉,而现在却柔和了不少,这几天他们东奔西跑,不是在客场比赛就是上飞机下宾馆,平日里精心打理的胡须也因为实在太忙碌显得有些凌乱。微微起伏的胸膛衬着浅浅的呼吸,表明眼前人睡得正沉,Stephen突然想起上个赛季当勇士异军突起,水花兄弟名声大振的时候有记者曾经问过他:“Klay.Thompson之于Stephen.Curry而言除了是队友是兄弟,还有什么别的意义?”当时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愣住了,不是没有答案,只是这个答案他从不曾告诉任何人。Klay是他的呼吸,人不能想念自己的呼吸,可是没有了呼吸,就会窒息。他于他而言从来都是最最重要的那一个,只是他知道他一直都会在自己身边,所以他从来没有害怕过,只要他在,他就无所畏惧。

 

睡梦中的人略微转了下脖子皱了皱眉,Stephen这才发现阳光已经撒入了机舱,而身边的人并没有戴眼罩,连忙伸手拉下挡板,希望Klay可以多睡一会。侧身向后倒在椅背上,轻轻转动右手伸直五指,扣住另一只白皙修长的左手,两只手连掌心的茧都出奇的相似,Stephen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双手的主人已经陪伴他走过了五个春秋,他们一起经历过沧桑荣辱,一起面对过风雨流言。再往上看,Klay眉骨上的那道伤痕却让Stephen狠狠地皱眉,哪怕已经揭去胶布,哪怕不近看已经看不出来,他还是生气,对方受到的任何伤害都像是捅在他心头的刀子,他知道Klay不在意,球场上总会有大大小小的伤病,就像一年前和骑士比赛的时候他被JR.Smith一肘子打破了脑门,自己担心的不得了,结果人家贴了个创可贴就再次上场比赛了。想到这只能叹气,伸出左手轻抚上对方的眉角来回摩挲,Stephen在心里念叨着,只希望Klay以后可以不要再受伤。没等Stephen反应过来,另一只温暖的右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左手,并且在手心烙下了一个吻。

 

“没事的,小伤而已。”男人刚刚睡醒,语气里带着平日里不常有的慵懒,侧过身靠近还没反应过来的恋人,“要不是怕感染我连胶布都不想贴。”

 

注意到眼前人已经睁开眼醒了过来,看着那双静水深流的褐色眼眸,Stephen只庆幸现在光线很暗,Klay应该看不出他脸红了,“我吵醒你了?要不要再睡会?”

 

话音未落,Klay已经松开牵着Stephen的右手越过对方把拉挡板向上推了推,顷刻间晨光就照亮了两人的身影。Stephen闭紧了双眼偏过头躲避强光,却等到了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太阳穴上。“Morning,Steph.你知道吗,对我而言最幸运的就是每天早上醒来,都能看到你和阳光就在我身边。”清冷的声音夹杂着丝丝沙哑炸响在Stephen耳畔,温热的气息伴随男人身上须后水的香味窜入鼻翼间,Stephen觉得自己肯定连耳尖都红了。

 

“眼眶下的乌青怎么还这么重?你又没睡?”Klay伸手把Stephen的脑袋压在自己的左肩上,“哪不舒服吗?还是脚踝又疼了?”想到自己最不愿意预见到的可能性,Klay一下子直起身子去摸Stephen的左脚踝,“我就说比赛结束了好好检查一下再走的。”

 

看着Klay又皱起的眉头,听出他语气中未加掩饰的担忧,Stephen只觉着自己的心都化成了一泓秋水,只为那个叫Klay.Thompson的人才会掀起波澜。“没有的事,早就不疼了,Klay你别担心,我好的很。”晃了晃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手,“快躺下来,这样和你说话好累。”略带撒娇的尾音总是让Klay无可奈何,只有举手投降的份。“真的不疼了?千万别自己硬撑着,疼的话就告诉我。”他终究是拿他没办法,连一句硬话都不舍得对他说。“如果让我知道你瞒着我的话……我不介意把之前在理疗室对你做过的事再做一遍。”轻轻握住Stephen包裹着纱布的左脚踝,“你说呢?”

 

几个小时之前的画面又涌进Stephen的脑海,客场对阵OKC的比赛,第三节才打了两三分钟,自己就脚踝扭伤下场治疗,随后队医给自己做了简单的检查包扎,他自己觉得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又担心比赛的进程和场上的队友,就很快又上场继续比赛。结果第三节节间休息就被Klay拉进了理疗室按在了卧榻上,他看着Klay神情严肃的和队医交涉,再三询问自己的伤势,心里软的一塌糊涂。“真的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别自己吓自己。”探身把Klay拉到自己面前,对着队医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先离开,转身看到自己的Splash bro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双唇紧抿一脸紧张,再也抑制不住笑了出来,“我真的没事,别担心了好不好?”伸出双手捧起Klay的脸,轻轻抵着他的额头说:“我答应你回了奥克兰就马上去做仔细检查,绝对不让自己有任何事。可你也要答应我,别绷着脸别皱眉头,我不喜欢你对着我也不说话的样子。”

 

Klay觉得自己被蛊惑了,他的Stephen和自己不过毫厘之差,诚恳又动人的话语从他娇嫩欲滴的唇瓣里缓缓吐出,却像是罂粟一样挥之不去。“嗯,到时候我陪你去。”稍稍推开眼前人与自己的距离,福至心灵,俯下身吻住了他裹着白色纱布的左脚脚踝,只希望自己能拥有魔力,让他的绿眼睛天使立刻康复。

 

“Klay!” Stephen没想到Klay会有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可是男人眉眼间的温柔和虔诚一下子就钳住了自己的心,所以他只是收紧了对方的球衣,他从来没法抗拒Klay,更不舍得把他从自己身边推开。

 

“Steph,你在听我说话吗?”把自己从回想中拉回来,看着Klay再度恢复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赶紧回答:“真的不疼了!”Stephen知道得赶紧结束这个话题,不然他不能保证自己的心跳速率会不会立马飙升。“你陪我躺一会吧,我困了。”看着一直绷直脊背的男人终于放松下来,臻绿色的眼眸里不经意划过一丝笑意。

 

Klay重新躺回椅背上,Stephen毫不犹豫地钻进他怀里,顺道在对方胸膛上蹭了蹭,柔软的栗色卷发戳着Klay的下巴,痒痒的让他扬起了嘴角。看着Stephen压在自己的左臂上,才发现自己的左手和他的右手紧紧相握,用力收紧五指,“握了这么久还不舍得松开?手是不是都麻了?”语气中掩饰不住的挪揄让Stephen扁了扁嘴,“是麻了呀,那我也不要松开,怎么样?你不愿意让我牵着?”毫不掩饰的一记直球打得对方无法反驳,Klay低头望进怀中人的眼里,那双他最爱的流光辗转眼眸,此刻没有日月星辰,满满的倒映着的全是自己的身影,“当然愿意,Steph,我,求之不得。”闭上眼情深深吻上Stephen的眼睑,Klay规律强健的心跳回响在Stephen的耳边,他也闭上眼用空着的左手揽上Klay的颈项,将自己更深的埋进对方的颈窝里。

 

“Steph答应我,以后在球场上千万好好保护自己,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再受任何伤。”Stephen点了点头,他知道刚刚在OKC的那场比赛里自己扭到左脚脚踝的事在Klay心里是个没解开的结,Klay希望自己可以一直健康平安,正如他不愿意看到Klay有任何的伤病困扰一般。“我会的,Klay你相信我,真的。”一字一句给予出心底最深的允诺,一下一下抚摸着对方的后颈,Stephen向上凑了凑,紧紧地环住Klay的脖子。“睡一会吧,我在。”Klay松开了被牵着的左手,揽住Stephen的腰让他能更舒服地靠在自己身上。

 

一个过道之隔的IGGY此刻觉着自己内心一定回响着一种“为什么自己不戴着耳机睡觉?”的呐喊,其实在一场激战之后能平稳地睡一觉本来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可他刚刚一睁眼就被眼前紧紧相拥的身影恍到了眼,接着那两人的对话更是被自己一字不落的听了个彻彻底底。看着自己身侧的Draymond裹着眼罩戴着耳机睡得就差打呼噜了,IGGY突然觉着好笑,因为他已经可以猜到如果是他们的23号被他们的Splash Brothers闪瞎了眼,一定会立马跳起来大声调侃对方不分场合秀恩爱。

 

悄悄拿起一本书盖在脸上,本着惹不起还躲不起的想法打了个呵欠,其实IGGY心里很为他们高兴,这些年他们一起扛着勇士前进,当初那只创造黑八奇迹将达拉斯小牛斩于马下的金州勇士,如今已经成为了这个联盟的王者之师,他们所有人在这个大家庭里一起成长,Stephen和Klay是勇士的招牌,可在自己眼里,他们俩都是他的兄弟,他钦佩他们的才能与实力,也心疼他们逼着自己快速成长,不过还好,他们始终陪伴着彼此,努力用自己的肩膀为对方撑起一方天空。

 

过去Stephen的伤势始终是大家心头的一道坎,像一个不定时的炸弹指不定哪天就会爆炸,尤其是对Klay而言,所以但凡每次Stephen在场上受伤,Klay本就凌厉的面庞只会变得更加面无表情,眼底更像是停不下的暴风雪看的人心冷。他想起几个小时前在切萨皮克能源中心的那场比赛的第三节,Stephen在一个突破上篮的过程中被跟上的Westbrook踩到左脚,整个人失去平衡跌坐在篮下,那一个瞬间自己的第一反应不是过去拉起Stephen,而是伴随急促的哨声下意识看向Klay忽然放大的瞳孔和僵硬的身体语言。Stephen尝试自己站起来可是整个人摇摇晃晃地再度跌倒,Kerr教练马上喊了暂停。

 

Klay看也没看直接扔下球跑到对方半场,直接单膝跪在Stephen面前,伸出右手抚上他的脚踝,“……Dose it hurt?”张了张嘴最后只吐出了几个单词,Klay的手指甚至不敢用力去握住Stephen的左脚踝,生怕一个不小心会让那个他放在心尖上的人伤上加伤。

 

Stephen努力让自己紧皱的眉头在Klay急切望向自己的刹那间舒展开来,他承认说不疼是骗人的,可这个节骨眼上不能让Klay因为自己而分心,毕竟比赛还没结束。“I am alright,and Klay,back to the game。” Stephen也伸出左手盖在Klay覆在自己脚踝上的右手上,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心,“别为我担心。”低下头闭上眼吐出最后一句叮嘱,一个使劲松开手站起来,自己步履蹒跚地走进了球员通道。

 

走上前把Klay从地上拉起,拍了拍他的肩膀,“Steph会没事的。”IGGY知道这种时候说再多也没用,他们的分卫依旧面色严峻,不禁叹了口气,何其相似的场景,去年的西部决赛,他也是这样安慰Stephen,只是如今眼前被安慰的对象换成了Klay,这两个人真是彼此的羁绊,注定一生相依相随。

 

还好不久之后Stephen就重新回到了场上,IGGY注意到Klay的眼神一下子亮了,整个人都柔和了不少,而他们的30号继续投出了好几记神乎其技的三分球,尽管动作还有些别扭,尤其是最后加时赛的读秒三分绝杀,让整个雷霆的主场都哀嚎遍野,也让世人再次见证了Stephen.Curry的神奇。15/16赛季,Golden State Warriors vs. OklahomaCity Thunder第二场,勇士险胜!


评论(3)

热度(17)